前言

最近剧荒,在网路上疯狂找剧看。偶然翻到一部算是比较老的日剧,08年的,豆瓣评分8.8。

剧名取了叫「おくりびと」,直译过来就是「送行的人」。
世界上无论是在哪里,虽然工资高,但是入殓师这个职业其实都不太被讨好。也不是说这职业可耻,只是这职业不平凡罢了。至于偏见,确实是有的。其实对一些从事不洁来工作的人还是多少会有偏见,就像和通厕所掏粪的握手,肯定觉得不舒服,就算他刚洗完手。在东方文化中,由于死与生相对,葬礼等的话题其实还算是一个禁忌,死亡更多地带有黑暗,消极的意味。

心を打つ

小林君在第一次接触到逝者后,逝者的冰冷是第一次接触这份工作的他感到恐惧,迫切地从生人中寻找生的温度。

而在与社长一起为死去的人入殓时,社长眼里的尊重与温柔耐心,以及对死者家属情绪波动的理解包容,让大悟感受到了入殓师这一职业的珍贵之处,入殓入殓,不仅仅是为了让逝世的人能够体面安详地离开,更是为了能够安抚失去亲人的家属的心,让他们得以慢慢缓解悲伤…

葬礼其实只不过是一个仪式,但在东方文化中这个仪式被看得很重。昂贵的棺材在火化炉中被烧成一堆废柴,甚至全无。无论棺材多么华丽,躺在里面也是一样,死者对此也一无所知。

“人一辈子买的最后一样东西是由他人决定的”

影片开头插叙的部分,孩子要化哪个性别的妆容,也是父母所决定的。
这个繁琐的仪式其实更多的是为生人做的,为了尽孝,为了赎罪,为了最后的爱。

小林君的朋友和妻子也很反感这个职业,直到小林的朋友山下母亲,也就是澡堂的老板娘去世才有所体会。

火化场老人:“也许,人是有预感的吧。去年年底,我们俩一起过了圣诞节。当时想着,都这把年纪,觉得有点矫情,可她说不管怎样都想过一回,所以就买了小蛋糕,点了蜡烛,两个人一起庆祝了。然后她突然拜托我,跟她一起开澡堂。我想,她是预感到今天的到来吧,知道我对于烧炉很在行。每次到了这个时刻就会深刻感到,死也许是一扇门,死,并不意味着结束,穿过那里,走向下一站…简直就像一扇门,而我就是看门人。在这里,送走了许许多多的人,说着一路走好,说着还会再见~”

剧情发展到最后,小林找到了自己的亲生阿爸,但是却已过世。殡仪馆的人想把小林阿爸抬去,小林一把推开,亲自为父亲入殓。妻子在亲眼看到丈夫入殓时的样子后,终于放下了对这份职业的偏见,甚至为小林感到欣慰。并向殡仪馆的人说:“我丈夫是入殓师。”

感想

这部电影除了述说入殓师这个职业外,还包含着对去世之人保持敬畏的情感。
入殓师的职业不被人看好,但不意味着可以被人怀着偏见的目光去看待。有些职业是需要勇气的,比如那些沾染了某种绝望气息的职业。送行的人是伟大的,用熟练且温柔的手势,为死者化上秀丽的妆容,换上漂亮的服饰。饱含敬畏。
每个人来到世上都不是一件易事,一生中的经历就像无数的闯关游戏。经历的苦难与快乐,无论是好人坏人,最终都沉睡在乌漆嘛黑的棺材中。
小林大悟之所以能够一直坚持下去,说是出于对于死亡的尊敬,其实更是对于生命的敬畏,这种敬畏滋养着他面对死亡的勇气。因为只有一个对生命有着足够敬畏的人,才能理解死亡究竟是多么的残酷,才明白应该如何对一个曾经不管艰难曲折也活下来然后干干净净死去的人表示崇敬,对被留下来的生命表示悲悯,才能准确而冷静的把握送别生命应具有的仪式感。
同时,入殓师细腻的手法,体现了大和民族对任何事都要做到极致的态度,这也是我们难以学到的地方。